法律前沿 > 美国STRONG专利法案的介绍和简析

美国STRONG专利法案的介绍和简析
2015-03-25 14:33:00 阅读

    2015年3月3日,美国参议员Chris Coons(特拉华州议员), Dick Durbin(伊利诺斯州议员)和Mazie Hirono(夏威夷州议员)提出了2015年为美国发展而支持科技及研究(以下简称“STRONG”)专利法案,该法案旨在制衡美国众议院近期提出的专利立法。在此,我们简要回顾近期专利改革方案,对STRONG专利法案中的关键提议进行总结,并预测其未来走向。

    众议院2013年创新法案于2015年被再次提出

    在第113届(2013-2014年度)国会上,共提出了14项专利改革议案,其中最突出的议案为创新法案。该议案由众议员Goodlatte(弗吉尼亚州议员)提出,并于2013年12月5日在众议院以325对91票通过。随后该议案在参议院遇到阻碍,最终被参议员Leahy(佛蒙特州议员)撤出考虑范围。

    2015年2月5日,众议员Goodlatte再次提出该创新法案,并获得两党支持。该议案提高了抗辩要求,其表现在要求专利人详述产品的哪一部分及其如何侵权,并公开专利所有受让人的所有权。其中一条费用转移条款规定,除非败诉方有合理理由,否则由法院判定败诉方负担律师费及其它费用。值得注意的是,这些费用可以适用于案件的任何“相关方”。该议案推翻了联邦巡回法院最近的Couzzo案决定,转而要求美国专利商标局在授权后程序中根据通常及习惯含义解释权利要求——这与州地方法院的标准相同。该议案还将限制诉讼证据开示程序,直到权利要求解释判定之后。

    STRONG专利法案是对创新法案的慎重回应

    STRONG专利法案比此众议院议案更支持专利、更少关注诉讼动机。与以往的议案不同,此法案一开始就强调了一个强力的专利系统对“美国超常的创新环境”的重要性,并列举了一些会对非专利实施实体(NPE)有影响的非立法性变化。

    此法案删除了联邦民事诉讼规则中的表18,取消了仅含有基本内容的申诉(bare bones complaints)。它授予了联邦贸易委员会权利,使其可以作为“不公平或欺骗性的行为”对恶意索赔函进行追究,而为善意的情况提供积极性抗辩,并且尽早使用近期迅速出现的多个州法律去解决问题。此法案也提出一些专利审判和上诉委员会(PTAB)改革,其中包括针对授权后程序中的权利要求解释删除最广泛的合理解释(BRI)标准,对程序中被反对的权利要求进行有效推定(从而要求为非专利性提出明确且有说服力的证据),以及建立法定权利以能够在授权后程序中自然而然地替换合理数量的权利要求。该法案还删除了美国专利商标局的费用转移,将故意侵权的标准改为优势证据,并通过将对多于一个实体实施的专利方法的诱导编入法典,否决了最高法院在Akami案中的裁定。

    STRONG专利法案开启了新的对话

    其他参议员很可能提出各自版本的众议院创新法案,如今在共和党控制下的参议院,此议案的某些变体现在更有可能通过。尽管STRONG专利法案得到了生物技术工业组织(BIO)、创新联盟和一些主要大学团体的支持,但鉴于美国发明法案(AIA)中新的授权后程序的本来目的是建立一个机制以挑战“不好的”专利,其某些对PTAB改革的提议仍充满争议。STRONG专利法案不太可能通过,它原本就是为了用来制衡Goodlatte众议员提出的更加激进反对NPE的、更加反专利的立法的,也许是在试图在双方之间达成平衡。用 Durbin参议员的话来说:

    “世世代代,我们精心制定的专利法律系统帮助美国在创新方面引领世界。与其应一些行业要求在五年之中第二次从根本上重写这些法律,我们不如试着达成更小的目标,打击滥用的专利流氓行为,并与此同时保留合法的专利权所有人保护其创新的能力。”

    (信息来源:北京林达刘知识产权代理事务所)
【上一篇】探析英国新知识产权法案... 【下一篇】Multisteps案后的澳大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