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产权管理 > 美加澳知识产权产品研发支出核算经验及其启示

美加澳知识产权产品研发支出核算经验及其启示
2014-08-25 10:11:00 阅读

    提 示: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引入2008国民账户体系后,分别实施了本国的研发核算方法。中国目前的国民经济核算体系是以1993国民账户体系为基础制定的,还未承认研发的资产属性,在核算方法上也尚有欠缺。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知识产权产品研发支出核算经验具有借鉴意义。

    一、美加澳知识产权产品研发支出核算经验

    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引入2008国民账户体系(SNA08)后,分别实施了本国的研发核算方法。全面分析对比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研究与开发的核算经验,可以得出如下结论:

    (一)研究与开发概念有所不同但本质一致

    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对研究与开发的理解是相同的,即研发是一项具有创造性、系统性、新颖性的活动,但在具体的定义上却存在细微的差别。他们都承认了研究与开发的资产特点,并将其作为知识产权产品的一部分计入到国民账户体系中。

    美国经济分析局(BEA)对研究与开发的定义同SNA08一致,即研究和开发是一项有计划有步骤进行的创造性活动,其目的在于增加知识存量,并利用这些知识存量来发现或开发新产品--包括改进现有产品的版本和质量,或是发现和开发新的或更有效的生产工艺。

    加拿大统计局采用的则是经合组织(OECD)发布的《弗拉斯卡蒂手册》中的研发定义,它补充了知识是关于人类、文化和社会的知识这一点。此外,还分别对研究和开发做了进一步解释:研究是为获取新知识而进行的创造性调查,开发是对研究成果或其他科学知识(如创造出来的新的或显著改进的产品或过程等)的应用。如果成功,开发通常会带来最先进的设备或程序,并有可能获得专利。例如,对晶体的电传导调查是研究,用这些知识来发明一个新的放大装置--晶体管,这是开发。该装置构建了电视接收器的新电路,这项应用就是开发,而电视接收器的塑料盒设计就不是开发。

    澳大利亚的研究与试验发展采用的同样是《弗拉斯卡蒂手册》中的定义。由此可以看出,三个国家对研发的资产属性持有肯定态度,并且尽可能与国际标准保持一致。

    (二)研究与开发范围中均不包括溢出效应支出

    美国、加拿大与澳大利亚对研发所产生的溢出效应采取相同的处理方式:不计算溢出效应带来的研发支出。这与SNA08的处理方式一样。溢出效应是指原始投资者的研究与开发活动将知识传播到了其他企业,企业并没有为该项研发支付任何的费用,但却因此获得了额外收益。

    美国经济分析局认为,研究与开发是所有者的一项资产,所以在测算研发存量时,针对的是能产生和传播研究与开发知识的机构,如私营企业、政府、大学等。由此得出的估计值是研究与开发产生的直接影响,也就是投资者得到的直接利益,它不考虑研发的溢出效应。

    加拿大统计局认为,如果可以免费得到研发产品,那么一定与溢出效应密切相关。当研发产生的利益流向非本企业时,研发溢出就产生了。这种情况往往发生在可以免费获得研发成果或者专利到期的时候。使用研发成果的人便会获取溢出收益,但是加拿大统计局并不打算将溢出收益计算在国民账户体系中,所以仍然用研发的原始收益作为可测量的收益。

    澳大利亚统计局认为,研发通常有多种用途,其带来的溢出效应收益会流向其他经济体和社会。从这个层面上看,研发支出和知识的形成都体现了公共产品的特性。研发支出也就以这种溢出方式体现在其他的产品上;从知识产权的生产过程来看,收益可能流向了其他企业而非知识产权产品所有者。因为在知识的获取过程中,其他企业很可能受到该知识成果的刺激和激励,转而生产相似的其他知识产权产品。例如一个企业新型药物的突破进展会导致其他企业开发同类型竞争药物、在一个特定区域进行矿产勘探就相当于让其他企业获知了可勘探的信息。这些都被视为外部因素,除非溢出效应的所有者与接受者双方之间存在货币交易,否则不计入到国民账户中去。

    (三)部门分类各有特色

    三个国家都设立了企业、非营利机构和政府的研发核算部门,其他部门设置也各有特色。其中加拿大把联邦政府、省政府和研究机构分别单独列示。高等教育部门是三国共有的,只是美国将其归为“为住户服务的非营利机构(NPISH)”里去了。此外,在加拿大的资金部,还单独列示了国外研发核算部门,这是与其他国家的不同之处。以下列表很好地展示了各国研发核算部门的类型。

\

    [1] Preview of the 2013 Comprehensive Revision of the National Income and Product Accounts- P15

    [2] Spending on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2013 (intentions)

    (四)核算数据来源各不相同

    三个国家的核算数据来源大不相同,这可能是由于不同的部门设置导致的。美国研究与开发卫星账户以机构为单位对研发进行核算,就像用来分析行业生产力的行业GDP账户,都是按照不同机构分别核算的。比如制药企业的研发成果可能来自于专门从事研发的部门,也可能来自于制造或生产部门。国民账户体系要求每项研发活动都要分配到各自的部门中去。相反,为研发账户提供大部分数据的国家科学基金会(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以下简称NSF),将一个企业的所有研发活动都归为基础部门。所以美国经济分析局需将NSF数据重新分配,将各自的研发活动对应到合适的部门中去,才能最终得出研发投资总额。

    加拿大研究与开发投资数据来源有三个:加拿大科学、创新以及电子信息部门(SIEID)统计数据;W级投入产出表;加拿大资本、劳动力、能源、材料和服务数据(KLEMS)。

    澳大利亚的研究与开发数据来自于各个部门的研发支出数据,即企业研发(BERD)数据、高等教育部门研发(HERD)数据、政府研发(GERD)数据、私人非营利组织研发(PNPERD)数据。

    (五)核算方法大体一致

    美国R&D核算方法。美国经济分析局对研究与开发的核算是通过研究与开发卫星账户来完成的,BEA2010年发布的研究与开发卫星账户,是目前为止最新的核算依据。企业研发支出分为购买的以及自行研发支出两种类型。购买获得的研发价值包含着销售方的利润,当无法获得利润数据时,则通过净营业盈余占各行业总支出的比率来确定。自行研发支出指的是企业的研发是自用的,并不出售给他人。美国经济分析局通过加总成本测算自行研发的价值。

    加拿大R&D核算方法。加拿大统计局也通过卫星账户核算购买和自行研发的价值。自行研发价值以成本计算,成本包括劳动力投入、中间费用支出和资本服务,SIEID数据可以直接计算劳动力和中间费用支出。购买获得的研究与开发数据体现在W级投入产出表上,他们大多都是进口的研究与开发成果。

    澳大利亚R&D核算方法。原则上,研发支出应该以市场价格计量。但是澳大利亚大多数研发(约90%)都是自用的,因而研发产品的供应商同时也是使用者,市场价值便不可获取。在这种情况下,按照惯例,研发的价值就是成本总和,包括没有研发成功的成本。生产总成本包括固定资本消耗除产品税(或产品补贴)以外的生产税(减去生产补贴)、生产中使用的固定资产和自然资源的净收益。

    (六)价格指数选取存在差异

    由此测算出来的价值并不是实际的研究与开发价值,必须经过价格指数的调节,消除通货膨胀的影响,才能获得真实的研发价值。每个国家的价格指数并不完全相同,美国和加拿大采取的指数是一致的。澳大利亚所采取的是制造行业的价格指数。

    美国经济分析局采用了以下两种指数:1.投入价格指数。对研发进行投资,是为了能够获得研发的产出成果,从而获得经济利益。研发投入价格指数是投资中使用的各类价格指数的集合。虽然该指数能很好地预测出通货膨胀对研发投入的影响,但只适用于研发投入的测算,并不适合研发支出的测算。研发支出的测算采用的是总产出价格指数方法。2.总产出价格指数,能间接反映研发支出价格的变动,可以看到研发的效果。该指数在价格测算上别具特色,它假定了各研发密集型企业在研发生产过程中具有相同的生产要素,然后对这些企业生产的其他产品产出价格进行加权平均,最终将得到的加权平均值作为总产出价格指数。它采用了Fisher

    加权方法,由14个研发密集型产业的产出价格及其在研发投资中所占权重来计算。研究与开发卫星账户提供的这14个研发密集型产业,都是研发投资比率较高的行业,占据所有企业研发支出2/3以上的份额。主要有制药行业,半导体制造业,软件业,机动车辆、车身、拖车和配件制造业,计算机系统设计服务,以及其他9个行业。在1987年以前,行业投入的详细数据是无法测算的,总产出价格指数只是对五大产业进行加权平均。而现在的研究与开发卫星账户,适用面更广,囊括了金融、保险、房地产、租赁行业。对于一些特殊产品,其产出价格迅速增长或下降,但是总产出价格指数往往能平衡价格骤然变动带来的极端影响?。

    选择总产出价格指数前,美国经济分析局曾对两个备选方案做了测试。其一是以每个研发密集型行业产出价格为基础计算的研发支出价格指数;其二是以整个产业的剩余无形资产价格指数为基础计算的研发产出价格指数。在行业水平上,两个指数与总产出价格指数测算的实际总产出和实际增加值有很大差异。但在总体水平上,两个指数与总产出价格指数的测算结果基本一致?。虽然有许多经济学家用这四种甚至更多不同的价格指数来测算研发价值,但是国民账户体系中采用的是投入价格指数和总产出价格指数。

    澳大利亚在国民账户体系中使用两种价格指数:链式拉氏价格指数和价格缩减指数(IPD)?。研发所使用的价格指数来自于《制造行业价格指数》?数据。

    加拿大统计局所采用的价格指数有两种:第一种指数采用了成本投入方法,成本主要是指工资、材料和资本成本,即投入价格指数的计算基础。第二种指数是无形资产主要生产商所在行业的支出所对应的指数,即总产出价格指数?。

    二、美加澳对中国核算研发资产的启示

    一是要明确研发的资产属性。在研究与开发的概念方面,中国统计局可以借鉴SNA08或弗拉斯卡蒂手册中的研发定义,将研发的本质表达清晰,划分研发与非研发的界限,明确研发的资产属性。

    二是收集溢出效应支出数据,但不计入在GDP内。在溢出效应方面,美加澳三国采取了SNA08的处理方式,即不视溢出效应支出为研发的一部分。中国尚在核算知识产权产品的初步阶段,应该收集足够的数据,以便于以后进行全面分析。但是考虑到中国与SNA08、美加澳的数据可对比性,不适合将溢出效应支出计算在内,所以目前可以效仿美国的做法,也就是收集、计算研发溢出效应引起的支出,但并不作为研究与开发的一部分计入到知识产权产品类别下。

    三是不能忽视研发占比较小的行业数据。在核算部门方面,我国目前的国民经济核算体系设置了企业、开发与研究机构和高等学校研发部门,研发的范围对象是科研单位、高等院校和大中型企业,缺少农业、服务业企业单位和小型工业企业等社会部门的数据。因而要将各个行业的研发部门设置齐全,以便于将数据补充完整。

    四是根据我国具体国情制定核算方法。在核算方法方面,中国可以按照国际通行的做法,将研发分为购买和自用的研发,分别计算。尤其是自用研发产生的支出,应该根据中国的具体情况列示、核算相关成本,不可盲目效仿。所采用的价格指数可以采取投入价格指数和总产出价格指数。

    五是保证数据类别设置的统一。在数据来源方面,如果中国按照各部门来统计研发的数据,那么这些数据则分别来自于各个核算研发的部门。中国在核算研发数据的初期,应该按照相同的类别去收集数据,保证国家与省、地区各个级别上数据类别的统一,以免造成各级别研发数据不匹配等情况。

    (信息来源:《国家知识产权战略实施研究基地信息速递》第23期)

 
【上一篇】USTR继续将知识产权作为... 【下一篇】墨西哥专利行政执法制度...